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教育资源 返回上一页
 
刘大富的傻媳妇
发布者:本站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08-3-26     阅读:4679 次

刘大富的傻媳妇(原创)
    刘大富,说的好听点,是个小个体户,住在村子的东头,每天挑着个小担子,摇着拨浪鼓,穿着一身灰布衣服,拖着一双大号的布鞋。一身的灰扑扑的,好像一拍就能抖下一斤土来。
   
    刘大富在村里的辈分很高,人又随和,跟村里的老少爷们儿很是谈的来。
   
    刘大富30出头的样子,长得还算挺拔、板正,嗓子也响亮。“糖豆——”一嗓子喊出来,就能把村东头的小孩子们引过来,手里捏着一角两角的钱。其实刘大富不仅卖糖豆,还卖些别的小吃食,都是小孩子们的零嘴,便宜的很。
   
    一到过年,刘大富的生意就尤其的好。小孩子得了压岁钱,头一个想到的就是他。那时候,糖豆什么的这些便宜的小零嘴就不再入孩子们的法眼了。男孩女孩子们都买枪玩,是一种装子弹的玩具驳壳枪,两块三块的都有,配上花花绿绿的小塑料子弹,一枪打出去再跑老远把子弹拾回来装进口袋里,都舍不得让它一次就报废。再高级点的还有装火药的一种枪,打一枪,很响,还冒火花,跟真的似的。当然,更少不了买大把的鞭炮,两三角钱一挂,拆开了装在口袋里,一个一个地放,放完了就再去买。刘大富就是靠着这样的小本生意维持着他和他老娘的生计。没人见过他爹,也许死了很多年了。
   
    以小孩子的眼光看,刘大富有那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,孩子们的零花钱又都进了他那个黑乎乎的布口袋里,家里肯定很有钱。可是,刘大富家里却穷得叮当响,房子破得很,摇摇欲坠的。家里没什么东西,除了那一担子小玩意还值点钱,也许那就是他全部的家当,卖了出去换了钱,也只勉强够母子俩的吃穿和下次进货的本钱了。所以,刘大富至今仍然是光棍汉一个。
   
   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将近十年了,刘大富也四十多岁了。偏偏他老娘在这时候又得了重病,这下那得的一点钱又要分出一部分买些廉价的药来,日子更显拮据。刘大富是很孝顺的,再难也总要留出买药的钱,努力维持着他娘的生命。但只半年的时间,那廉价的药便只有些许充饥的作用了,他娘最后还是死在了那间破屋里。刘大富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买了棺材,偷偷给他娘下了葬。听村子里的人说,刘大富是在半夜里把他娘偷偷背去下葬的。因为那时政府已经规定不允许土葬,但乡下的人还是偷偷遵循着古老的规矩。
  
    死了娘的刘大富真正是光棍汉一个了,独自住在破烂的房子里。
   
    但一年以后,刘大富竟然娶了个媳妇,这在村里可是个大新闻!
   
    人们都说刘大富这一年没他娘拖累,倒存了些钱,从外乡买了个媳妇。但他也只有能力买个傻媳妇,能给他生个儿子就行了。
   
    新媳妇住进这破屋里没两天,村里的大人小孩都跑去看,站在那低矮的土围墙上扯着嗓子逗那傻媳妇。人们也第一次见了刘大富的媳妇。年纪不大,二十多岁的样子,又矮又胖,穿着一身还算新的大红衣服,可能是结婚那天娘家陪送的,就一直没换。她坐在屋门口的小凳子上,就真是一个圆圆的肉球了。脸上也说不上没表情:张着嘴,瞪着眼看着围墙外边的人。
   
    刘大富忙里忙外的收拾担子、做饭,对村里人逗他媳妇没一点反应。有人问那媳妇:刘大富呢?那媳妇就更瞪大了眼,转头看着刘大富喊:“大富——”人们就大笑。再问她:刘大富是谁?又见她瞪大了眼,看着刘大富喊:“大富——”好像她就只有这一种表情,只会说这两个字,不论人们怎么问她,就只会这样。但村里人竟丝毫不感乏味,一拨又一拨,一次又一次的去看刘大富的傻媳妇。也许这是干完农活的村里人最大的乐趣了。
   
    转眼一年多过去了,那媳妇仍然是穿着那身红衣服,不过已经是黑乎乎、油光光的了。人们逗她又有了新的话题,人们问她:你怎么不给刘大富生儿子啊?你什么时候生儿子啊?问的多了,那傻媳妇竟然又学会了俩字,“儿子”。人们一问她,她就瞪大了眼,看着刘大富,扯着嗓子喊:“儿子——”这下,人们笑得更厉害了。被他媳妇连喊了几次儿子的刘大富也觉得有些挂不住了,就回头冲她喊:“回屋去!”得到了回应的傻媳妇似乎更兴奋了,扯直了嗓子连喊了几声:“儿子——,儿子——,儿子——”大人小孩就都在围墙外边笑翻了天。
   
    这样喊了又半年,竟真给她喊出个儿子来。傻媳妇怀孕了。第二年春天就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。刘大富激动得不得了,又开心又害怕。他转着门地找村里的爷们儿喝酒,说他的儿子,喝得差不多了,就把脸凑到那人脸边上问:“你说我那儿子不会是个傻儿子吧?”那人就笑啊,说:“那你可赚大了。”刘大富一把推开那人,吼道:“我儿子一看就不是傻子!”东倒西歪地回家,看见他媳妇坐在屋门口,张着嘴瞪眼看着什么,又好像什么都没看。屋里面小孩的哭声震天响,刘大富就恼火了,冲他媳妇吼:“儿子哭哪!饿啦!还不去喂他!你傻了你!”回头一想,她还真是傻了,就闷着个脑袋冲进屋里把儿子抱出来塞在她怀里。儿子有奶吃就不哭了,他媳妇却哭了,比刚才儿子的哭声还大,一阵一阵的,扯喉咙哭。刘大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   
    儿子长大了点,刘大富高兴坏了,因为儿子不傻。刘大富在村里说话也有了底气,卖东西喊声也更响了。他逢人就说:“将来他儿子要上学的,还要念大学,赚大钱呢!”村里人就笑话他说:“等你儿子赚了大钱,他就不用买个傻媳妇了,哈哈。”刘大富被这么一说,马上就成了霜打的茄子。他也寻思着,儿子再大点,知道孬好了,又这么一个傻娘,不免被人家笑话。
   
    过了一段时间,村里终于有人意识到有一阵子没见过刘大富的傻媳妇了。人们去刘大富家问,刘大富正在摆弄他那个担子,随口说:“我送她回她娘家住几天。”村里的人又问:“她娘家?她娘家还要她?”刘大富不说话,继续弄他的担子。村里的人问了几次之后,只能得到这一句回答,也就不再问了。只是,傻媳妇自回了她娘家就再也没在这个村子里出现过。村里人把这事唠叨了几天也就逐渐淡忘了。似乎傻媳妇就是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了,在该消失的时候消失了,谁也没想过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只是他刘大富凭空多出了个儿子而已。
   
    刘大富跟他儿子的生活依然平静,又似乎更加红火。只是村子里的人见了这个小男孩偶尔会想起那个傻媳妇,就顺带着逗那小孩:“你娘呢?”孩子一愣,随即又说:“我爹说了,我没娘!”就一溜烟地跑远了。

    PS:
    每一个人都有过去,每一个人的过去都有一段一段难忘的故事,我知道过去的事不可能重新来过,所以选择用文字来缅怀。
  
    曾在奶奶家住过几年,那是一个宁静的小村庄。朴实憨直的乡亲,忙碌却又悠然的生活,自得其乐的农家情趣,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小时的记忆随着笔尖缓缓浮出,原来我对那里倾注了那么多的感情。

    周晴,山东经济学院文学院编辑出版0701班学生。


 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